植物鸟语

糖与酒(1)

如果Dick是糖果味的OMEGA……OOC有!设定变动有!角色不属于我!我只是在恶搞。


众所周知,与夜翼一起执行夜巡任务是一件异常艰苦的事情。


Dick曾为这个问题深深困扰过。他可是超级小子,黄金男孩,蝙蝠家第一任罗宾,少年泰坦的创建人。他曾与蝙蝠侠一同出生入死,打击犯罪,挽救哥谭人民于水火之中。而且他人见人爱,欢乐飞扬,无论是身材还是人格富有魅力。理应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
但是自从他的性状开始分化后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。身为一个Alpha,Bruce的自制能力绝对是数一数二,即便是面对最迷人的Omega发出的气息他也能保持绝对的冷静和毅力。但打自Dick开始发情之后,Bruce的脾气就一天比一天阴沉暴躁(虽然外表看不出来,但是Dick能感觉得到),与Dick之间的谈话也越发稀少。而且每逢Dick临近发情期的那段日子,晚上夜巡回来后,蝙蝠侠都会罕见地将工作放在一边,直接冲着Alfed准备的宵夜直奔而去。


当时的Dick并没有发觉其背后隐藏的真实原因。他觉得一切都很好,Bruce不会因他的性别而改变他们的搭档关系,而且他们之间也不会因为信息素而发生什么不该有的行为。是Bruce教会了他做一个超级英雄与他的性别无关,而且一个人的强大也不会被性别所阻挠。他本来觉得这份珍贵的搭档关系会一直持续到永远。


所以当Bruce带着Jason出现在他面前并宣布他被解雇的那刻,他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除却其他原因,那时他近乎偏执地认为是因为他身为Omega的缘故Bruce才选择了他人,并没有去听Bruce的解释。那段冷战而崩溃的时光十分痛苦,好在误会已经解开,现在他们又恢复了原来的关系。


“说真的,Babs。当时我真的以为是我的性别问题才让Bruce解雇了我而换上了Jason。”坐在Babara的钟楼,手捧着世上独一无二、Babara亲手冲泡的摩卡咖啡,Dick满怀感慨地回忆当年的时光。即便已经分手,坐在轮椅上的红发Alpha身上散发的与咖啡同样香醇浓郁的味道,一直都能勾起夜翼对于过去的怀恋。


“你我都知道,蝙蝠侠不是那种人。”Babara喝了口咖啡,拿起一个甜甜圈在嘴里嚼着。“不过他真的是个意志钢铁般坚硬的男人,尤其是有你在一旁时,他居然还能完美完成任务,真不可思议。”


“拜托,Babs,如果会被一点区区Omega的味道影响了神志,哥谭宝贝Brucie的私生子早就满地跑了。”


“你一直没发现吗,Dick?”Babara怜悯地看着毫无自觉的Dick。“你身上的味道到了晚上简直令人恨得牙痒痒,连我都会去尽量避开你的发情期,免得见到你的时候上去揍你一顿。Bruce能忍住,简直不是人类能做得到的。”


“哈?”


“你发情时全身上下都是爆米花、甜甜圈和小甜饼的香味,还有玛莎夫人店里千层饼的巧克力奶油味。老天,这对于为了夜巡忙得连吃晚饭的时间都没有的人来说太难忍了。如果是我,肯定当场就把你摁到屋顶上,从头到尾啃得你连骨头都不剩。”


看着Babara笑眯眯地咀嚼着嘴里的甜甜圈,回味似的舔了舔嘴唇,仿佛想起了某种美味佳肴的模样,Dick浑身抖了一抖,突然觉得自己是时候离开先知的钟楼了。




评论(1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