植物鸟语

糖与酒(2)

某种程度上,Jason无比痛恨自己身为Alpha的事实。


他的第一次生命并没有等来他性状分化的那天,天杀的小丑在殴打他之后将他锁在密封的屋中活活炸死,以至于他复活的那一瞬间,脑子里都是那一夜冲天的火光和呛死人的浓烟味。


复活后不久他便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发情期,但是带给他的并非是愉悦和快感。浓烈的火药味冲击着他的鼻腔,受刺激的脑细胞夹带着痛苦的记忆剧痛起来。无法自控的他冲出了刺客联盟的城堡,疯狂地冲回了哥谭才有所缓解。


没有人引导他如何去做Alpha,也没有教会他何为控制。每逢发情期,浓烈的火药味时时提醒着他的过去和仇恨,令他发狂。每当此时,Jason宁肯自己只是一个没有味道的Beta,也不要总是来回回忆着被Bruce抛弃和被小丑折磨的记忆。他将一辈子带着这股愤怒执行他的原则,不让自己向任何人妥协。


此后他,Bruce以及其他人经历了许多风波,尽管和其他人关系不再像从前那样亲密,但已经日趋缓和,至少也维持在一个爱恨交织的平衡点上。再往后,他加入了法外者小队,有了Roy和Kory做同伴,也不再那么孤僻生冷。发情期的信息素不再是那么难熬痛苦的经历,现在的他已经学会如何更好地以一个Alpha的身份生活和执行任务。


但这并不代表着一切矛盾都解决了……


在法外者例行小会上,Roy看着咔嚓咔嚓大嚼爆米花的红头罩,放下了手里的情报。


“Jason你心情不好?”


“哼!”


“夜翼又怎么招惹你了?”


“管他妈的夜翼什么事!!!”Jason愤怒地将超大号爆米花桶往桌上重重一放,喘了几口气后抵不过军火库和星火的斜视。“好吧是和Dickie Bird有关系……你怎么猜到的?”


“只要你一和Dick接触你就特容易暴饮暴食……”Roy掏了把爆米花嚼了嚼:恩,小甜饼味。“还特别爱挑甜食。”


“我理解,和亲近的人在一起就是容易吃得多一点,”Kory笑了起来。“我和我的某任前男友就是,和他在一起食欲总是特别好……虽然我记不起来他长什么样了。”


“伙计,我不会去管你的闲事,不过鉴于Kory都对你的体重有点在意,你还是不要吃这么多甜的比较好。”Roy抱起爆米花桶开始往嘴里塞。


“都是TMD的Dickie Bird的错!我刚回来时第一次见到那家伙差点被吓死!我之前一直不知道那家伙居然是个Omega!”Jason愤愤不平地敲打着桌子。“他闻起来居然和Alfred的小甜饼一模一样!我特么就本能扑上去了!‘失足小弟泪洒长兄怀抱’,那家伙居然就这么跟Bruce报告了!”


“而且这次他居然专门来找我要我回去过圣诞节!你去问问哪个Alpha能受得了这么一个废话连篇、浑身奶油蛋糕味还甩都甩不掉的Omega!?尤其还是在你饿着肚子的情况下!”Jason悲愤地发誓早知如此他起码要在胃里垫三个法棍。


“哦……”Roy同情地发出声音,又掏了一把爆米花。“然后呢?”


“我的肚子叫了,当着那家伙的面。”Jason恶狠狠地说道。“他以为我在节食,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腾空了我的冰箱,送了我一浴缸的纤维麦片!”


评论(4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