植物鸟语

先婚后爱(2)

雷点满天飞,bug遍地爬,ooc必然,学习某群友的精神:作者说能就能!不要什么逻辑!


把任剑南扶到自己床上,傅剑寒好奇地上下打量着对方:“爹,这人什么来历啊,见人就晕,莫非是练了什么独门内功?”

“胡说八道,这是你未来的丈夫。”毫不留情地在自家儿子头上弹了个爆栗,剑圣坐在一旁端视着任剑南,越看越满意。“想不到这孩子见你第一面就激动地晕过去了……居然用情如此之深!好,真是好啊!”

“丈夫?你是让我去他家?”傅剑寒一脸不满。“我不干!他家有什么好的?这人看起来弱质彬彬的,不像个能打的……”

“臭小子!别把他和之前那些上门踢馆的蠢货相提并论!”剑圣又给了傅剑寒一个爆栗。“人家可是铸剑山庄的公子!谦谦有礼,知书达理,风雅识趣,还弹一手好琴!这可是人中龙凤佼佼之子!配你这野小子你赚了懂吗?还能打?我打你!”

“哎呦我错了!”傅剑寒捂住了头,盯着床上昏迷不醒还念念有词的任剑南看。对方好像是做了什么噩梦似的,一直在床上动来动去,嘴里不停念叨着“姑娘”还是“姑奶奶”的,看起来真的是不太舒服。

“这里床硬,估计他也睡不好。”剑圣说道。“这样吧,你直接带着他回铸剑山庄去,我和任老庄主有几面之缘,只要附信一封,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“还要我去送?等他醒来不就能自己走了吗……嗷!”

傅剑寒捂着被弹了三次的地方,知道剑圣铁了心要自己亲自跑一趟,便也不再抗议。

不过这人也与他素来交往的武人不太一样,容貌端正儒雅,身材高挑匀称,晕倒了也能看得出赏心悦目。傅剑寒看了好一会儿,回想到刚刚他见自己时一头栽倒的模样,忍不住笑咧了嘴,伸手戳了下对方的脸颊。

“爹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说的那个铸剑山庄,附近有卖酒的地方吗?”

“怎么能没有?铸剑山庄就在杭州附近,那杭州城的一百年金古无双,可谓是天下绝酿。”

“哦!?”

“而且别说是酒了,天下神器半铸剑,山庄里什么好兵器好剑好盔甲都有,你爹我的追誓剑就是任老庄主铸出来的。”

“哇哦……爹!多说点!当时是怎么回事?”

回想起当年自己闯荡江湖的场景,剑圣不禁捋着胡子得意了起来:“就是山庄因为身怀其璧,上门求剑的人也是络绎不绝。其中动了邪念,或偷或抢的也大有人在。当年我路过山庄修剑,就碰上了一场大劫难。三方人马齐聚庄中逼任老庄主交出神器,当时三个势力均是高手云集,身负绝学,那一战真是令人心胸大开、至今难忘……”

话语未落,剑圣只见眼前一闪,傅剑寒已经把任剑南抱了起来,打横扛在肩上了。

“爹,告诉我怎么走!”傅剑寒两眼放光。“这么好的地方,不去白不去!我嫁了!”




别问我为什么小傅接受男人和男人也能结婚……理由很牵强,还是别人帮忙想的。

因为剑圣和其他人都没告诉过他不能啊~~

评论(1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