植物鸟语

先婚后爱(1)

这个设定很好玩的!来试试!


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
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”


一曲凤求凰,情意绵绵,回荡在花田之间,加上古诗的朗朗吟唱,足以称得上余音绕梁三日不绝。花田的小屋前,一个白发老者正捋着须对着手边的凤凰花仔细端详,见凤凰花苗在这首琴曲的熏陶下变得精神饱满、生机勃勃,便抬起头,直视起了坐在自己屋前抚琴的少年。


“年轻人,想说什么直接说。看在你这首琴曲的份上,若是老朽愿意帮的忙,自然会帮你一把。”


“区区拙曲,谢君聆听。”少年收起了手上的凤凰琴,端正谦虚地回答道。“在下不会劳烦前辈太多,只是想问前辈三个问题。”


“请说。”


“首先,敢问这方圆二十里,是否都是前辈的地盘?”


“莫说方圆二十里,这方圆一百里,都没有老朽以外的人家。”


“多谢前辈指点,第二个问题,请问前辈是从何时开始在此地居住?”


“老朽隐退江湖十年,自五年前便在此扎根,专心种花不问他事。”


“那,第三个问题……”伴随着老者的回答,少年的面容上越发呈现出一种无法克制的喜悦,等他开口时,那喜悦直接化为掩盖不住的笑容。”请问前辈是否愿意将爱女许配给在下?在下虽只会几首曲子,但我们铸剑山庄家产丰厚,地位显赫,绝不会亏待小姐的!”


“哪个铸剑山庄啊?”老者捋着胡子想了想问道。


“就是杭州边上的铸剑山庄,只此一家,江湖上亦是鼎鼎有名的铸剑世家!”见老者对自己的背景不为所动,少年不禁有些着急,说话的语速也快了些。“在下是铸剑山庄少庄主,任剑南。”


“哦,你说你想娶老朽的……女儿?怎么回事啊,说来听听。”


“是!其实在下两年前曾来过此地,不过当时并未发现前辈的住所,只是在十里之外的山上路过,进到山中的林子里打过猎,那时,在下路过一条小溪,见溪里有一红衣少女正在唱歌捉鱼……”谈到往事,名为任剑南的贵家少公子脸上一红,口气羞赧,目光含情。“……姑娘身手敏捷,声音清脆,虽未见容貌,但已令在下茶饭不思,夜不能寝,只求能与其再见一面,一解相思……”


回想到当年那幕,任剑南仍控制不住心中颤抖,慕春的心思透过潮红的表情便一览无遗。少女赤红的背影,浸在水中皓白的脚腕,捉鱼时灵敏的身手,还有那明朗畅亮的笑声和歌声,每每回忆至此,都令他心动不已,情自难禁。


看他那副真情实感的怀春模样不似在说谎,老者意味深长地抚摸着手中的凤凰花盆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见状,任剑南心中忐忑不安,不知是不是自己的话语中哪里冒犯了老者,紧张得不敢说话。


“刚刚你问老朽这附近的人家和居住的时限,是为了确定一下见到的那个少女是否是老朽的女儿?”


“的确如此。若是前辈不喜……”


“这没什么喜不喜的,很正常。”老者止住了任剑南道歉的架势。“但是老朽并没有女儿,不知你所见的少女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
“什……什么?”


“若不信,小兄弟你自己进屋瞧瞧,真没有什么姑娘。”老者往屋内不在意地挥了挥手。“五年来,老朽一直都是与花为伴,以花为妻,别提女儿了,儿子倒是有一个……”


“爹!我回来了!”一声洪亮清脆的喊声从不远处响起,一个红衣少年扛着一个酒葫芦和几条大草鱼,一边喝着一边畅笑着往小屋处大步走来。走了几步,便眼尖地看到了正坐在屋前的任剑南。


“哎呀,家里来客人了?你也不跟我说声。”少年回视着任剑南,满怀好奇。“这位公子是谁?好生面熟,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


“胡说八道,你在哪里见过?”老者哼了一声,少年嘿嘿地笑了起来。“任公子别放在心上,我这儿子少教养,精灵古怪又口无遮拦,千万别把他的话往心上去……”


任剑南的模样却不那么平静了,打自看到红衣少年的第一眼起,他便如同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般僵在原地动弹不得,惊疑不定地上下反复打量对方。
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
俊朗英秀,双目灼灼,好一个神采飞扬的少年郎!一看便知是个自幼习武之人。


然而……一身红衣、身手敏捷、溪边捉鱼……


“公子你没事吧?我刚刚开玩笑的。”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,少年不禁有些不安,走上前将自己的酒葫芦递给了他。“要不要喝口酒安安神?十年杜康,上好的酒呢。”


声音清脆、笑声畅亮、皓白肌肤……任剑南盯着他递酒时露出来了那一段白皙的手腕,眼前一黑,倒了下去。


评论(9)

热度(25)